首頁 中國國民黨與台灣
中國國民黨與台灣
黨史簡傳 | 黨史全傳 ( 人物誌 / 年表 ) | 中國國民黨與台灣 | 黨旗與黨歌 | 目錄檢索系統
黨史館開館時間如次:
週一至週五 9:00-12:00; 14:00-17:00,例假日休息
每月最後一個工作天休館整理資料、文物與清掃環境,不對外開放。

 

中國國民黨雖然成立於海外,發展於大陸,後來才立足臺灣,但是與臺灣的淵源最為久遠,兩岸無一政黨能出其右者。

 

收復臺灣是孫中山創黨革命的信念

 

        1894年8月,中日甲午戰爭爆發,9、10月清廷海陸軍均敗戰,喪師辱國之局已定。孫中山先生遂前往夏威夷檀香山,11月24日即成立「興中會」,展開革命救國運動;次年1月,前往香港建立總部。4月,清政府與日本簽訂「馬關條約」,割讓臺灣、澎湖,中山先生亦已積極策劃革命行動。10月,日本接管全臺,中山先生同時在廣州發動第一次起義。由此可見,戰敗割臺,是促使中山先生迅速組織革命團體、採取革命行動的一個動力。兩年後,他便派陳少白同志二度到臺灣,傳播革命火種,爭取到吳文秀、趙滿潮、容祺年等臺灣同胞支持,建立革命據點,將革命運動與臺灣正式連結起來。


        1912年元旦,中山先生就任臨時大總統,曾向中外記者宣示說:「中國如不能收復臺灣,即無法立於大地之上。」國民黨先進戴季陶先生也回憶說:中華民國開國典禮之後,他特別引領曾經參與「三二九」廣州起義的羅福星同志,拜訪孫大總統。大總統告訴羅福星,臺灣一定要收復,否則對不起中國人。足以證明在中山先生心目中,收復臺灣失土已為其革命的終極信念,自亦為國民黨奮鬥的目標。

 

臺灣志士投身革命運動

 

        受到中山先生革命救國之民族大義的感召,臺灣有志之士不滿於日本殖民統治之苦痛,紛紛投效革命運動行列。1910年,中國同盟會會員王兆培到臺灣發展革命組織。他一面在臺北醫學校習醫,一面秘密吸收革命夥伴。台南籍的同學翁俊明與杜聰明等人宣誓入會,翁俊明被委任為交通委員,負責發展臺灣會務,同盟會臺灣分會宣告成立。次年同盟會發動「三二九」廣州起義,世居臺北大稻埕的聞人林薇閣,慨捐三千元日幣,資助林覺民、林文等福建留日志士返國赴義;臺南的許贊元和苗栗的羅福星,都親身參與起義行動。後來蔣渭水、連橫、賴和等七十六位臺籍菁英也加入同盟會,共同奮鬥。中山先生的革命運動進一步與臺灣抗日運動結合起來。其後1913年羅福星的苗栗抗日事件與1915年余清芳、羅俊、江定等人的吧哖抗日事件,時自台中返居福建的林祖密暗中援助,林祖密後來又獻身中華革命黨之護法運動,無不與中山先生的革命運動聲息相通。

 

孫中山與臺灣同胞的深情

 

        中山先生除派同志到臺灣發展革命組織外,還三次親臨臺灣,直接與臺灣同胞接觸,宣揚革命。居留時間最長一次的是1900年到臺灣策劃指揮惠州起義,而最溫馨的一次則為1913年8月,發動「二次革命」討伐袁世凱大總統失敗後,偕胡漢民等同志於赴日本途中倉促抵臺,下榻「梅屋敷」旅館,秘密會見翁俊明、蔣渭水、羅福星、廖進平等同志,瞭解臺灣詳情。廖進平捐贈六萬日元,資助活動費用,中山先生亦回贈一瓶威士忌酒作為紀念。翁俊明與杜聰明等同志不滿袁世凱蠻橫非為,一度潛往北京,企圖以投菌方式加以毒害,進行報復。計謀雖未成功,但足以顯示臺灣同胞與中山先生血濃於水的民族情感。


        中山先生體念臺灣同胞深受日本殖民痛苦,臨終病危之際,猶殷囑戴季陶同志,一時不易推翻殖民統治,但務先促成臺灣自治,予臺灣同胞自由。


        1925年3月12日,中山先生病逝北京,北京大學台灣留學生致送輓聯悼念,「三百萬臺灣剛醒同胞,微先生何人領導?四十年祖國未竟事業,舍我輩其誰!」淪為日本殖民地長達三十五年的臺灣同胞接獲噩耗,痛切悼念,但在日人統治下,只能暗自洒淚。3月24日晚間,臺灣民眾在臺北舉行一場追悼會,是夜,傾盆大雨,但澆不息參加民眾崇敬一代偉人的熱情,擠滿了三千人會場,可惜日本警察十分緊張,刻意為難,不准朗誦由張我軍擬妥的弔辭。弔辭用新詩表達哀痛之情:

 

四萬萬的國民此刻為了你的死日哭喪了臉了。
消息傳來,我島人五內俱崩,如失了魂魄一樣。
西望中原,禁不住淚落滔滔了。…………
先生的肉體雖和我們長別了,然而 先生的精神,
先生的主義, 是必永遠留著,在人類的心目中活現。
先生的事業,你必永遠留著,在世界上燦爛!

 

臺灣民眾追悼中山先生的活動,連續達五年之久。中山先生對臺灣的關懷,也就是國民黨對臺灣的關懷,而臺灣人民對中山先生的敬愛,也就是對國民黨的敬愛。如此深厚的淵源,孰能望其項背?

 

 

國民黨收復臺灣

 

        蔣中正先生繼志承烈,領導國民革命,自亦以收復臺灣為不渝之職志。尤自日本製造「九一八事變」侵佔東北以後,其決心日益堅定,不斷公開訓示收復臺灣的主張,更在日記裡自我惕勵。他在1933年2月19的日記中寫道:「倭寇之傳統政策,在併吞滿蒙,為東亞之霸主;吾黨之傳統政策,乃在恢復朝鮮、臺灣等失地,以行王道於世界也。」1937年全面抗戰以後,再三宣示:「我們這一次抗戰,要消滅日寇的野心,必須以解放朝鮮人民和恢復臺灣失土,為我們的職志。」明確說明抗戰前途與臺灣命運是一體不可分的。


        許多臺籍志士紛紛響應,前往大陸,組織團體投入抗戰行列,也獻身臺灣光復運動。他們在抗戰後期合組「臺灣革命同盟會」,團結一致,協助政府,以期早日實現抗戰勝利與光復臺灣之遠大目標。此外,李友邦先生組織一支三百多人的「臺灣義勇隊」,在閩浙一帶進行武裝游擊抗日;中國國民黨設置臺灣黨部,發展臺灣組織,研究復臺策略,翁俊明、丘念台、謝東閔、李萬居等先進同志都是主要幹部。更多無法到大陸的臺灣人民,則暗中遙相呼應。 抗戰必將勝利,臺灣必將歸還中國,終於在1943年開羅會議宣言與1944年菠茨坦宣言獲得保證。可以說,沒有國民黨領導抗戰的勝利,就沒有臺灣的光復,鐵證如山,不容抹煞。民間以聯語表達歡欣心情:「喜離淒風苦雨日,快睹青天白日旗」。一位彰化醫生詩人詹作舟,作詩描述當時情景:「迨至丙戌收戰功,河山依舊歸中原;遺民扶老兼攜幼,歡迎上官塞車轅。」台灣大學文學院院長林茂生也寫了一首詩:

 

一聲和議黯雲收,萬里江山返帝洲;
也譏天驕誇善戰,那知麟鳳有良籌。
痛心漢土三千日,孤憤楚囚五十秋;
從此南冠欣脫卻,殘年盡可付閒鷗。

 

        臺灣光復後,台灣依法選出十七位國大代表,加上原有一名華僑代表,共有十八位代表到南京參與1946年11月至12月舉行的中華民國憲法制訂工作;其後又依法選出二十七位國大代表,參與1948年3月至5月在南京舉行的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一次會議,見證民主憲政時代的來臨。後來成為黨外運動先驅的余登發、就是高雄縣選出的代表。臺灣有一部分人認為中華民國憲法在大陸制定,與臺灣無關,甚至說這一部憲法產生過程中,台灣人沒有參與,因此不能認同。這樣的說法完全昧於事實,毫不尊重臺灣先賢的努力付出。

 

 

國民黨保臺建臺

 

        不過,陳儀主政臺灣才一年四個月,便發生「二二八」事變,原因多種,陳儀失政連連不得民心蓋其主因。誠如彰化醫生詹作舟詩中刻劃的情景:

 

倘得賢明為政者,何患治下不春溫。
無奈一班諸新貴,朋比為姦樹禍根。
大官擅權作威福,小吏貪污倒酒尊。
上下只管交漁利,待興百廢誰與論。

        但是進一步言,沒有1949年國民黨退守臺灣,1950年厲行改造,重整革命陣容,堅守民主自由基地,擊退中共軍事進犯,臺灣早就淪為共產黨統治,也就絕對不會有今日統獨之爭的問題。國民黨在臺灣執政五十年,保衛中華民國安全,免於被中共赤化的危機,埋首各方面建設,締造舉世欽羨的「經濟奇蹟」,讓臺灣人民享受空前富足繁榮的生活。2000年政黨輪替,六年來政治無進步,貪瀆弊案連連。經濟發展停滯,兩岸僵局未解,人民生活未加改善,益加證明國民黨擁有優越的執政能力,國民黨是值得信賴的政黨。唯有國民黨重新執政,才能救臺灣,兩岸才有和平。